首页 > 司法专题 > 内容

河北省鸡泽县检察院抗诉难题及对策

2019-03-22 18:01:19    来源:法制与社会    作者:王舒敏 马朝阳

  河北省鸡泽县检察院 王舒敏 马朝阳

摘要:在当下检察机关转隶、内部机构改革的形势下,刑事监督成为检察业务的重中之重,刑事抗诉又是体现刑事监督的重要方面,但当前基层检察院刑事抗诉工作仍然存在抗诉难、抗诉案件少、抗诉改判率低的问题,此种情况如不及时得到有效解决,将严重制约刑事抗诉工作的正常开展,削弱检察机关审判监督职能。如何发挥好刑事监督职能,充分刑事抗诉权,在依法惩治犯罪的同时又有效保障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益,分析当前基层院抗诉存在的难题,提出相应的对策,望对抗诉工作的有效开展有所借鉴。

 

关键字:刑事抗诉;基层;原因;对策

 

一、近五年鸡泽县院人民检察院刑事抗诉的现状

2014-2018年,鸡泽县人民检察院公诉部门提起公诉案件为652件871人,提起刑事抗诉14件17人,均被市院支持起诉,经二审全部改判,其中2018年提出抗诉3件6人,抗诉率仅为2.1%,尽管鸡泽县院抗诉工作只是全国基层院刑事抗诉的一个缩影,但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抗诉案件少,抗诉率低的问题。[1]

二、制约基层院抗诉工作开展的原因

(一)基层案件情况共性明显

以鸡泽县院2018年的案件情况来看,共受理案件139件,其中故意伤害26件、危险驾驶19件、交通肇事13件、寻衅滋事9件、盗窃罪12件、诈骗罪5件占案件总数的60%,这类案件案情简单,法官在常年办案中积累了比较成熟的经验,从而加大了抗诉的难度。139件案件中,适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的案件有82件占总案件数的59%,因为法官办案参照相同量刑规则,检察官出具的量刑建议法官基本都会采纳,因此这一类案件同样使检察机关少了抗诉点。

(二)抗诉的积极性不够

抗诉要求对案件情况熟悉,对相关法律熟练掌握,及时发现审判错误主动行使抗诉权,使错误的裁判得到更正。在实践中存在一些检察人员对抗诉缺乏积极性和主动性,收到判决后,才想到抗诉,重配合,轻制约,检察机关缺乏敢于监督的勇气,鉴于检法是对口兄弟单位,尤其是检察院的公诉科和法院的刑庭更是联系密切,交集颇多,工作中担心行使抗诉权会影响检法关系,在处理同法院关系上,重配合、轻监督的现象普遍存在。怕撕破脸皮伤感情,在抗诉问题上采取迁就态度,放弃职责,应当抗诉而未抗诉,这就与刑事诉讼法规定检法是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规定背道而驰的。

(三)抗诉偏重实体忽视程序

   司法实践中抗诉的理由多为针对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量刑、定性、证据采纳、适用法律等实体方面,但对于审判人员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或者审判人员在审理案件时存在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抗诉极少,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出现的一般违反程序的现象,为了避免案件的延期审理,大多是事后由检察员出具纠正违法通知书,这使得违反程序性规定的抗诉理由形同虚设。

    (四)立法上的缺陷

刑罚的设置过于宽泛,例如在《刑法修正案(九)》对职务犯罪作出了重大修改,尤其是贪污罪、受贿罪,提高两罪的数额标准,增加了量刑档次,但每一档次跨度较大,实践中量刑幅度过大又为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提供了空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也分别出台了《<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与《量刑实施细则(试行)》,为河北省检、法系统刑事办案人员开展量刑规范性化探索提供了具体依据但司法实践中也出现个别法官以“量刑指导意见”为盾牌,使量刑不公“表面合法化”。在这种情况下检察机关如果抗诉似乎又理据不足,导致抗诉案件数量减少、抗诉效果不佳,制约了检察机关审判监督职能的发挥。

立法在程序上同样存在一定的缺陷,《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检察院诉讼规则规定了提出抗诉是由地方检察院通过原审法院提出抗诉书,并将抗诉书抄送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原审人民法院将抗诉书同案卷移交上一级人民法院。上级人民检察院如果认为抗诉不当,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撤回抗诉,并通知下级人民检察院,由此可见基层检察机关的抗诉仅仅只是提出抗诉,能否被上级检察机关支持,抗诉的具体标准是否统一都存在分歧,如果上级检察机关不支持抗诉,下级检察机关也无能为力。

三、加强刑事抗诉工作的建议及对策

(一)转变抗诉思路,树立监督理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因此我们一定要把握好宪法赋予的定位和职责,把刑事审判监督放在重要位置,坚持问题导向,掌握抗诉的标准,提高抗诉的能力和水平。纠正“抗诉伤和气、胜诉伤感情、败诉丢面子”的错误思想。建立公诉人依法量刑的内外部监督机制,使公诉人提出的量刑建议逐步由较大幅度刑转变为较小幅度刑,不断提高量刑建议的质量。法院裁判后办案检察官应当及时对是否采纳量刑建议以及量刑理由进行细致审查,定期对法院判决中集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研判,着力在量刑情节等方面寻找抗点,增加抗诉的针对性以抗诉促使法官对被告人审慎、公正判刑。

(二)明确抗诉标准,形成监督合力

     不断健全法律制度,对现行刑法进行研究,特别是对类案进行细化,在工作中摸索出更细致的量刑规则,对于检察机关在“省法院量刑细则”十五种罪名幅度内书面提出的量刑建议。判决书要对量刑建议进行评判,阐述采纳、不采纳、部分采纳或部分不采纳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检察机关据此判断法官判决是否属于“畸轻畸重”.确定是否采用抗诉等手段履行审判监督职能。

     对于与审判机关存在较大分歧,下级检察院应及时与上级检察院沟通,上级检察院应坚决予以督促,对影响公正审判,破坏法律程序的情况,及时向人大和政法委汇报反映,对在诉讼中发现司法工作人员实施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基层检察院要及时报告市级检察院,市级检察院必要时启动自侦程序。

(三)加强学习培训,提高抗诉能力

     加强抗诉能力建设,加强法学理论知识学习,不断拓宽培训视野,通过举办刑事业务培训班、组织观摩庭、优秀抗诉书评选等活动,切实提高提高公诉人对判决书的审查能力,为进一步提高刑事抗诉案件质量和抗诉水平奠定基础。

加强业务培训,实体与程序并重,从定罪入手看是否存在罪名错误,此罪与彼罪、轻罪与重罪、一罪与数罪、既遂与未遂等是否存在问题。量刑上是否存在法定情节与酌定情节的适用错误;对程序上涉及审判人员回避、审判庭的组成、当事人法定的诉讼权利未保障的程序方面问题加强监督。

(四)提升抗诉质量,完善抗诉机制

     一是严把案件的起诉质量,从源头上提高抗诉案件质量,对于有问题的一审案件坚决不能带病起诉,对证据不充分、法律适用存在认识分歧的案件,达不到起诉标准的要通过存疑不起诉结案。二是严格检委会决定制度,对重大疑难特别是职务犯罪案件拟提起抗诉的,可先提交检委会讨论决定,对审查后抗诉的要实行书面报告制度,并做好备案。三是完善抗诉考核机制,不能为抗诉而抗诉,为得分而抗诉,如抗诉流于形式,势必对抗诉制度造成负面影响同样是对司法公正、法律监督职责的不作为。因此,抗诉权的运用是否有效.不能迷信抗诉率,只有实现公正的刑罚,才能确保检察机关审判监督的效果,真正达到刑法惩罚犯罪、尊重和保障人权。



 

 

编辑:

上一篇:曲周大河道派出所:好民警一心为民
下一篇:故意伤害罪与殴打型寻衅滋事罪的刑法界定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民生头条-法制与社会【http://mstt.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