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法专题 > 内容

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的相关探析

2019-03-29 06:42:15    来源:法制与社会    作者:杨社考

  摘  要:寻衅滋事罪是我国刑法中特有的罪名,该罪从1997年独立成罪至今已20余年,虽然随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司法解释的实施在逐步完善,但该罪依然是刑法理论界及司法实务界争论较大的罪名之一。近年来,司法实践中涌现出一些争议较大的寻衅滋事案件,由于刑法理论认定不明确,这些案件在罪与非罪以及此罪与彼罪的认定上存在较大问题,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作为寻衅滋事罪的四种类型之一,具有发生率高、认定困难的特点。

关键词:随意殴打 故意伤害罪 寻衅滋事罪

一、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适用存在的问题

(一)随意殴打中“随意”的认定标准不明确

“两高”制定的《办理寻衅滋事案件的解释》第1条的规定将寻衅滋事的行为区分为“无事生非型”和“借故生非型”,即包含无纠纷和有纠纷两种情况,而在司法实践中,越来越多的寻衅滋事案例均表现为存在纠纷的“随意”殴打。由于存在纠纷的殴打处于“随意”与“不随意”的临界点处,认定难度较大,且司法实践中对此认定还未形成统一的标准,甚至有时存在对其认定并不准确,或将某些不符合“随意”的殴打纳入本罪的现象。

实际上,大多数存在纠纷的殴打在常人看来并不是难以理解的殴打,也没有超出一般人的秩序理性范围,所以一般都不属于“随意”的情形。2010年轰动一时的方舟子遇袭案,法院最终以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定罪,在判决后曾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舆论观点普遍认为本案中肖传国与方舟子具有长期的纠纷,殴打行为具有明显的报复动机与指向性,是一种故意伤害行为而不是随意殴打行为。实际上,因长期存在纠纷,肖传国的殴打行为已经明确指向方舟子,这种情形认定为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具有明显的不合理性。

(二)随意殴打致人伤害的定罪标准不明确

寻衅滋事罪的成立并不要求出现致人伤害的结果,但是由于随意殴打这一行为的特点,导致实践中出现伤害结果的概率是极高的,而致人伤害结果的殴打行为又容易达到故意伤害的入罪标准,也就产生了适用中的难点。对于随意殴打致人轻伤的情形,一般直接运用司法解释的规定处理,基本上不存在定罪的分歧。对于随意殴打致人重伤的情形,则存在定罪标准不统一的现象,实务中存在诸多以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最终却以故意伤害罪定罪的案例,其中一部分则是因为出现重伤结果而认定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这就说明致人重伤的,至少存在以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定罪和以故意伤害罪定罪两种处理方式。

(三)多人随意殴打行为的定罪标准不明确

多人共同随意殴打在司法实践中往往表现为这样的情形:甲因为琐事与乙发生冲突,进而纠集多人对乙实施共同殴打,在这种情形下,行为人因琐事而殴打,可能符合“随意”的条件,但行为人纠集多人共同实施殴打,又似乎符合聚众斗殴罪中的单方聚众斗殴行为。虽然类似的多人随意殴打情形在实务中所占的比重很高,但是判决书中很少进行相关的区分,在定罪结果上也存在以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定罪和以聚众斗殴罪定罪两种分歧。

二、探究分析

(一)随意殴打中“随意”的标准界定

由于在司法实践中“随意”的认定存在一定困难,需要综合主观、客观多方面的因素,从外在纠纷、殴打场所、殴打方式以及事后态度等方面综合分析。

(1) “随意”表达了行为人的心理状态,但内心起因作为一种主观心理状态,内在于人的观念之中,他人很难进行准确的认知,故需要通过客观因素进行间接认定,而外在纠纷的考察则是其认定的核心方法,即判断是否存在实际纠纷以及纠纷的程度。按照引发随意殴打的外部纠纷由弱到强,实践中可分为无事由型随意殴打、夸大事由型随意殴打以及轻微纠纷型随意殴打三种类型。

对于判断是否存在纠纷。首先,如果被殴打人在受到殴打之前与行为人之间不存在任何的接触和交流,那这种情形属于无事由型的随意殴打,一般可直接认定为符合“随意”的要求;其次,如果被殴打人在受到殴打之前,已经与行为人具有一定的接触和交流,但该事由明显不足上升到纠纷的程度,一般也可直接认定为符合“随意”的要求。

对于纠纷程度的考察,即轻微型纠纷的认定。从被殴打方来看,纠纷的轻微型一般包含被殴打人的非故意性和行为人权益受损的轻微性两方面,被殴打人一定是对纠纷的发生负有责任,但为了不使行为人的殴打超出“随意”的限度,该责任应当限定为非故意责任。从行为人角度来看,行为人实施殴打程度的严重性应当远远超过其权益受损的程度,超出了被殴打人的预期。

(2)“随意”表明行为人常常是临时起意,不会刻意挑选场所,因此本罪往往发生于公路、饭店、酒吧等公共场所,但是由于随意殴打具有指向不特定人的特点,只要能聚集不特定多数人的地点,即使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公共场所,也完全可能发生随意殴打,因此不仅包括公共场所秩序,还包括非公共场所中体现不特定社会关系的秩序。

(3)殴打方式上往往是临时起意,不会有预谋和策划的表现,而且在工具上往往使用随手抄起的或拳打脚踢。而且由于随意殴打的行为人不会对自己的殴打行为产生羞愧难当的心理,甚至在群众报警后对赶到现场的人员推搡、出言不逊等情形。以上均可以成为判断是否“随意”的辅助认定因素。

(二)随意殴打致人伤害的定罪标准

由于两高的《解释》将致人轻伤明文规定为“情节恶劣”的表现之一,明确表示在随意殴打致人轻伤结果时,可直接以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定罪,故司法实践中对随意殴打致人轻伤的定罪方法较为一致;但对于致人重伤,则存在数罪并罚说、想象竞合说、事实转化说等观点。而其中想象竞合的观点最能体现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的本质,也便于司法实践的操作。寻衅滋事罪具有兜底价值,立法者设置寻衅滋事罪的目的在于防止出现法律漏洞,寻衅滋事罪是一个兜底型罪名。如果故意造成他人伤害的,原则上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当故意伤害罪无法成立时,行为人的行为又确有刑事违法性、应受刑罚处罚性,这时可以考虑构成寻衅滋事罪。认定行为人随意殴打他人的证据不充分时,或者被害人对案件存在一定过错或责任的,一般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罪,而以故意伤害罪认定为宜。根据两高有关规定,寻衅滋事罪不适用刑事和解,如果认定故意伤害犯罪则可以适用刑事和解程序,这样有利于修复社会关系,体现刑法之原则。

(三)多人随意殴打行为的定罪标准

寻衅滋事罪与聚众斗殴罪同为流氓罪的分解罪名,也同属于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但所扰乱公共秩序的方式仍然有所差别,前者是任意的共同犯罪,既可以由个人实施也可以由多人实时,只能称之为“纠集”;而后者则是必要的共同犯罪,必须由多人共同实施,称之为“聚众”。 “纠集”意味着多人随意殴打的成员之间是一种临时聚集、可聚集可不聚集的状态;“聚众”则意味着单方聚众斗殴的成员之间一种事先策划、目标性强、必须聚集多人才能实施的状态。可见,聚众比纠集的聚合度更高、目标更强,区分两者需要考察多个成员之间的聚合度。

寻衅滋事罪自立法以来就争议不断,而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作为其中发生率最高、适用难度最大的一种类型,更是在一次次的社会影响性案件中引发高度的关注。鉴于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与故意伤害罪太过类似,在实践中难以区分,这就需要司法工作人员在遇到具体案件时综合考虑、逻辑分析。

 

                                                                                                                        河北省鸡泽县检察院

编辑:

上一篇:故意伤害罪与殴打型寻衅滋事罪的刑法界定
下一篇:如何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民生头条-法制与社会【http://mstt.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