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乡镇 > 内容

河北曲周李口村家族世袭制“村支书”变“村霸”,农村基层的“苍蝇”何时能被严惩?

2019-04-06 19:17:10    来源:网络    

    农村村霸,一直以来都是困扰农民的一大“心腹大患”。农村很多惠农政策,促进农民增收的好项目,农村贫困户和低保户的的评选,农村的以各种名义的乱收费和“保护费”······等等,促进农民增收的好项目。由于一些村霸的存在无法执行到位,无法让真正需要帮助的村民得到帮助,不过,这些不好的现象和可恶的“蛀虫”今后将得到改善和铲除。不久前,最高法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通告》,决心铲除黑恶势力,包括农村中存在的一些黑恶势力,直指村霸。

   在河北曲周县河南疃镇李口村就有这么一个“村霸”支书叫李希朝,他仰仗自己家族的势力和关系,在李口村盘踞三年之久,并要搞所谓的家族世袭制,让自己的家族集团始终掌握李口村村民的生杀大权。在李口村搞一言堂,根本不顾及其他村支部成员的意见和看法,老百姓更是敢怒不敢言,忘上级领导给于重视与关注。现将李希朝家族集团其中几件事情的实际情况形成文字如下;

   一;李希朝通过家族势力和关系从2015年当了村支书《任职期间没有村主任》至今李口村的财务状况从未公开过。其中有李口村修筑幼儿园事,李口村村委会修建《现已成为李希朝的私人住宅》,李口村小学修建《李口全村人的捐款就40多万》,李口村修路,借环保形势发“环保财”,非法变卖村集体土地所得100多万元等等诸多事项。还有更为严重的是:李口村自李希朝家族上任三年以来,所有的日常支出和收入,到现在都没有给全体村民一个明细公示,不知为何?也许有难言之隐吧?更为荒唐的事是村里的会计,财务,村支部书记为李凤林一人所担,这样的村干部人事安排合理合法吗?像这样的李口村领导班子能在李口村存在,而且能生根发芽,越来越庞大,而且还搞起了家族世袭制,让人深思!不知道李口村的包村干部你知道吗?难道你也有难言之隐?河南疃镇政府领导你们知道吗?

   二,2017年底到2018年初全国环保形式非常严峻,多部重量级环保政策于2018年1月1日正式生效。而此时李希朝,李凤林等人也在不分白天黑夜的“忙绿”着。忙着发“环保财”,对李口村大大小小二十余户玩具,自行车配件加工户,进行强收“保护费”。多着动万,少则两三千不等,收到约十五万左右,并扬言交了钱的就可以干,有事村里给你兜着,不交钱谁都别想干。对外掩耳盗铃的说是所谓的保证金,直到现在村里加工户停工快一年啦,也没给退回所谓的保证金(有十余加工户的签字举报材料)。事后,因为支部内部人员分钱不公,几次差点发生打斗,后又把他们所谓的不服从者踢出支部班子。还放狠话出来说李口村我们家族说拉算,谁不老实就收拾谁,并让其弟弟及亲戚进支部班子。然而让人更愤恨的是,他们作为党的最基层代表者,理想信念丧失,利欲熏心,公然把手中的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忘乎所以地发“环保财”,对于这样丧心病狂的农村基层干部,忘各级纪检监察部门一定要动真碰硬,要“零容忍”惩治。

   三;李希朝村霸集团人员构成如下李希朝(李口村村支部书记2015年至2018年10月份,现任李口村第一书记),这个村第一书记算个什么职位,李凤林(现任李口村村村支部书记兼会计财务一身,李希朝的侄子),李希明(李口小学“保卫处长”“李口小学第一养老院院长”现年75周岁,李希朝大哥),李希亭(现任李口村支部委员,李希朝的三弟),李希平(李口村电工,掌握李口村的电价,李希朝四弟),王志明(现任李口村支部委员,其三弟李希亭的好友,李希平的亲戚),石玉娟(李口村妇女主任,支部书记李凤林大儿媳)等,像这种关系的村组织人员能否公平公正的对待村里事务,让人担忧?

   四;现任李口村支部书记李凤林配偶駱巧云修炼“发论功”多年,鼎盛时期为河南疃镇“发论功”的主要负责人。“发论功”是一个以邪教方式进行活动的反动政治,反对共产党的邪教组织,这与党的提倡科学,反对迷信的政策格格不入。据说李凤林本人并不排斥其配偶修炼“发论功”,并时常与其妻交流心得,不知为何,像有这种思想倾向和思想觉悟的人,怎么能代表党在农村基层行使村支部书记的职责,耐人寻味?

   五:李希朝暨李凤林等人为拉拢其狐朋狗友和亲信,滥用职权,黑白颠倒为他们违规办理贫困户,低保户,让真正需要救助的农户得不到帮助。让党中央的扶贫政策在李口村成为一纸空谈,并放出话来,不是我的人,谁都别想办成。(1)村里李希朝侄子家里修两层小洋楼,有私家车,一家七八口都是贫困。(2)李凤林亲戚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在外做生意,一个儿子在在镇里医院上班,并都有车有房,一家也都是贫困。(3)李凤林亲戚去年新盖的二层小洋楼,开着工厂,有车有房也是贫困。等等还有好几户,都是其亲戚和朋友,国家的低保和扶贫政策是为了给生活困难的人解决基本温饱和保障的。党中央扶贫政策的初心是为了让每一个老百姓的生活都能得到保障,而不是让某些干部把它当做权权交易,收买人心的筹码的。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要求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的决策部署,各级职能部门要认真履行职责,加强监督检查,动真格,出实招,确保扶贫政策真正惠及贫困群众,厚植党的执政基础。对胆敢向扶贫项目、资金“动奶酪”“伸黑手”的人坚决严查快办,严惩不贷,以正风肃纪的实际行动护航脱贫攻坚,打赢脱贫攻坚战。

   六;李希朝即李凤林暗箱操作村里换届选举,在选举现场并对村民破口大骂。在新一届村两委选举来临的前夕,李希朝由于受年龄限至,特暗箱操作,收买大部分党员,并为其家族其他成员办理贫困户和低保户。从而顺利安排其侄子李凤林顺利当选接替其村支部书记职位,其弟弟李希亭,亲戚王志明,和其亲信顺利当选村支部委员。(在此期间做啦大量工作,如私定自己亲信和朋友为村民代表,请客送礼其他党员,私定自己亲信为选举委员会人员),其后并不满足,还要独揽村主任一职,又暗箱操作一番,拉拢村民,请客送礼,胡乱许愿村民等。但结果不如人意,由于是不记名投票,全体村民参选投票的方式进行选举。很多村民没有选其内定之人,顾没能顺利当选,事后便放狠话,不选我们的你们走着瞧等类似威胁恐吓的话。事后便雇用网络写客对村主任当选人和镇主要领导在网络上进行人身攻击,领导操作选举,领导收受贿赂,污蔑其当选人为杀人犯帮凶,黑社会人员等类似话语,更为其可笑的是说镇主要领导是其”保护伞“。

   现在农村发展也是越来越快,经济也是越来越好,国家也下发了不少的补贴政策,但是不少地方还是发展缓慢。因为有些农村还是有村霸,这种人对于农村发展的危害是非常大的,这种人在社会上也是属于祸患,这次国家再次开展行动,希望这次能够将这类人清干净。

    以上所例种种,均属实事求是,农村的村干部是“最末端”的党基层人员,不仅仅是代表党,是领导和管理的身份,更是鱼和水的关系,他们每天直接面对着村民,干部的不作为和贪腐行为,不仅破坏了农村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更是损害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这些“蝇贪”之害丝毫不亚于“虎患”,所以要加大对农村干部的管理力度,对包村干部的政治觉悟监管力度。像李口村李凤林等人这样的村干部,这样的党性和觉悟,还能指望其为百姓造福,带领百姓发家致富,做百姓心目中的领路人吗???

编辑:

上一篇:第十二届中国(南宁)国际园林博览会开幕
下一篇:未来2天河北多地有雨 局地有雨夹雪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民生头条-法制与社会【http://mstt.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