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民时评 > 内容

长治市上党区应急局大门私立门槛打了谁的脸?

2020-05-15 10:53:30    来源:法制    

2020年3月下旬,本网工作人员前往上党区应急局反映雄山沟里煤矿安全问题。

见到安监股王股长后,其表示有调查结果马上回复,并将工作电话告知。反复与其沟通,电话是否能打通,并当面拨打其电话与打通状态。随后多次拨打电话都无人接听,明明的办公电话为何成为摆设?
 

无奈一个多月后再次来到了长治市上党区应急局,未曾想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层的保安师傅登记完后要求必须打电话联系上人才能进入,但是安监股股长告知的电话仍旧无人接听。在与 保安师傅沟通中得知,上面规定任何人进入都必须通电话后才能进入,就算身份证也不会让进去的。在提出能否把上面的相关文件以及你上面领导人的电话给我,这个政策是你定的还是说谁来定的?保安师傅随即给办公室进行了沟通,仍然不让进去。
 

 上党区应急管理局不仅不开放,一个正常的情况反映了解需要通报打电话沟通才能放行“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官僚作风也由此滋生蔓延。可见,与其说那是一堵堵看得见的围墙,倒不如说是横亘在公权与公众之间的隔阂。



 

 国家有多项政策提出了政府部门向老百姓开放事宜,为什么在上党区还这么官僚?反映问题两个月没有得到结果,无奈二次前往,但是连门都进不去。试问上党区应急局景小炜局长这个政策规定是谁定的,想必老百姓到此反映问题办事也是如此艰难吧?“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党员干部理应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害怕群众找“麻烦”,不敢与百姓面对面,这才用高墙大门把群众挡在院外。然而,上党区应急局干部脱离群众必受人唾弃,推围墙、拆“衙门”便势在必行。

 安全生产大于天,媒体反映问题后将反映者拒之于门外,就能作为企业瞒报事故的一种护身符吗?上党区应急局对安全问题视而不见的态度难免让人会怀疑是否存在地方保护,甘当企业保护伞护身符。触目惊心的安全事故发生后,监督部门的动作如此迟钝令人无法想象。不得不说是监督部门管理严重缺位,纠其原因是事故死亡一人不会引起突发事件,伤不了筋动不了骨。生命代价,能否换来当地政府和煤矿企业的警钟长鸣吗?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场惨痛的灾难会被人们遗忘吗?相似的灾难还将一再地重演吗?对此,百姓们也许无法乐观起来,原因是主管部门和企业的管理漏洞太多,投机取巧钻空子的人太多,而认真打击的人又太少。

编辑:M1912

上一篇:河北广宗酸洗厂查后无果
下一篇:最后一页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民生头条-法制与社会【http://mstt.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